真空

【渣新注意】 craig在gay吧的奇妙遭遇(一)

希望没有错别字。。。如果有没检查出来的错别字影响力您的阅读那么so sorry

不同地区的酒吧映射着不同的文化,同志酒吧也不例外。热情开放的荷兰人的同志酒吧门口竖着生殖器雕像,古板拘谨的德国人的同志酒吧装修也是上流而典雅。而在时尚之都的纽约,同志酒吧堪称潮流的前沿。

人们穿着光怪离陆的衣服在劲歌热舞中畅饮啤酒,纵情狂欢。同志酒吧和别的酒吧比要开放得多,往往只要对上眼当晚就能滾上床单。

craig独自在一个角落喝着鸡尾酒,土气的蓝色外套让他在奇装异服中显得毫不起眼。尽管如此,他还是接连拒绝了好几个对他提出要求的同性。

“真烦啊,听完这首歌就走吧。”他喝了一口鸡尾酒。

舞台上是一名唱着lorde的歌的兔女郎,似乎叫“billy boy。”。他唱起歌来居然还真的挺像有那个lorde的神韵,令人心旷神怡。
在他唱歌的时候,整个酒吧都安静了几个分贝,只为享受他的歌声。

虽然因为离舞台很远看不清面目,不过考虑到对方有可能是个45岁的中年大叔,craig并不觉得看不清是件坏事。

歌声停止之后,一名穿着斑马纹西装主持人打扮的男人拿着麦克风大喊:“非常感谢你们喜欢billy boy的歌!现在将从场上抽出一位幸运观众,他将可以和billy获得独处一晚的机会!当然,如果你有要是在身,那么你也可以——什么都得不到地离开!”

当一束聚光灯在所有人身上闪过,之后不偏不倚地照在起身离席的craig身上时。当他被周围人以羡慕的眼光看着时,他却只想竖一个中指。

第一次来同志酒吧就被抽中获得和头牌歌手独处和被军方绑架到秘鲁当救世主哪个几率大?不好说,但是听起来都一样蠢是肯定的。

不过只要不是个45岁的中年大叔,那么他也不介意听对方为自己唱几首歌。

他被安排在一个ktv般的房间等候,很快门开了,依旧作兔女郎打扮的billy boy端着一瓶葡萄酒和几个水晶酒杯走了进来。

billy boy的步伐有点抖,一方面他担心如果手抖了这瓶抵他半个月工资的酒会摔在地上。另一方面他对今晚要陪伴的幸运儿充满充满好奇、紧张、不安。
“希望不要是个40多岁的中年大叔。”
billy boy默默向主祈祷。

双方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先打量起
对方的脸,然后他们彼此认出了那黑发与蓝色眼睛。

“craig?”

“stan mrash?”

sp同人:魔力豚鼠(一) 渣新注意

what the fuck?”当stan看见craig在脸书上的新消息足有40多条赞时,忍不住骂出声来。
消息的内容是几张craig新买的豚鼠的照片附上craig的介绍。看着图片下面清一色的“这真可爱的评论”stan完全想不明白,在他印象中只能可怜兮兮地发一条“craig现在单身”然后被tweek安慰的craig怎么能获得这么多赞。
当下课时,所有女生以及butters都围在craig身边询问关于新买的豚鼠的事,而stan邀请wendy一起吃午饭却遭到了拒绝。
“哦,耶稣啊,那群小娘们都疯了么?”看着被女生以及butters围着一脸春风得意地介绍着豚鼠的craig,stan忍不住心头起了无名火。
“嘿,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stan。”不知道为什么cartman居然凑到了stan的耳边:“也许那只豚鼠身上有邪恶的魔法所以才让女生们如此着迷,以致于他们对我发上去的自拍视而不见。”
——————————————————
“就是这样,我们有必要把那只豚鼠抓过来,好确认一下它是不是真有邪恶的魔法。”stan在演讲台上,朝着台下的全班男生(除了craig和butters)说道。
“哦,come on!你只不过是嫉妒了,dude。”一眼就看穿事情本质的kyle揭穿道。
“shut up,犹太人!分明就是那只小畜生身上有邪恶的魔法,不然女生们怎么会无视我的健美身材?”
“没人对你的烂肥肉感兴趣,死胖子。”
“what?你这混球死基佬!。”cartman开始朝着kyle骂起了各种难听的话,而被激怒的kyle与他吵了起来。cartman朝着stan使了个眼色,于是stan就趁着kyle注意力被吸引的机会继续说了起来。
“我制定了一个计划!我们去把craig家的豚鼠偷出来,趁机研究它是不是有魔力。”
“可是,如果偷出来的话craig很快就会发现了吧!”tweek抖个不停地问道。
“问的好,所以我还有个计划。让一个人假扮成豚鼠,说自己变成了人型,稳住craig。”stan掏出一副毛茸茸的耳朵说道:“负责假扮豚鼠的人要戴上这个。”
“那么,又是谁来完成这个愚蠢的任务?”token举手问道。
“往常应该是butters,不过现在他不在,我们用抓阄决定!”stan道。

到底是谁负责假扮豚鼠呢?尽情期待下回。

(渣新注意)crenny小故事:脱发危机

人物崩坏注意
特别鸣谢月月
小学生文笔注意

kenny在床上无聊地玩着手机,他一丝不挂,等着自己的男朋友洗完澡。
“哐”地一声,浴室门开了。kenny立马把手机丢到一旁,翻个身撅起屁股。
“你就这么饥渴么?”craig无奈地看着kenny说:“等会,让我擦干身子先。”
“嘿嘿,我已经迫不及待了。”kenny窃笑着向后看去,却发现一个异状。
“等等,craig,你怎么该戴着帽子?”看到craig浑身上下光溜溜地,却还把帽子戴着,kenny忍不住好奇。
“居然看得到我的上半身,真是稀奇。”craig撇撇嘴道。
“到底怎么回事?”没有受craig的讽刺影响,kenny继续追问。
“这、这个,反正今天不想摘下来。”crige的回答竟然有些支吾,让kenny疑心大起。
“难道帽子下有口红印?”
“怎么可能,谁会亲在头发上?”craig连忙否认。
“那你倒是摘下来啊。”kenny步步紧逼。
“好吧,也没打算真对你隐瞒。。。”知道再掩盖也是枉然,craig扯下来自己的帽子。出乎意料,帽子下一头黑发依旧,没有什么口红、咖啡、呕吐物。
“没什么变化嘛。”kenny反复看来看去,却察觉不到异样。“难道这是假发?”这个猜测差点没让crige吐血三升。
“你没注意到?”craig苦涩地说:“可能现在还不太明显,不过我正在不断脱发。要不了多久,就真得戴假发了。”
“怎么回事嘛?好好地怎么突然脱发了。”kenny完全不能理解。
“我也不知道,我爸也是很年轻就成了地中海,但我问他时他却否认了家族遗传病的可能性。”craig叹了口气,突然盯着kenny道:“也许是你的问题,你一天至少要求两次,有时甚至三次、四次。害我肾都吃不消了,所以才会掉头发。”
“怎么这样,你别诬陷人。”kenny连忙否认,但craig不依不饶:“就算不是这样,但你也该消停消停了,总不能一直每天在我家和我做。你也该出去和stan那几个家伙一块玩耍了吧。”
“别说这种好像家长的话,你掉头发才不是这个原因。再说和stan他们在一起的死亡率比和你在一起不要高太多!”kenny连忙摇头,而crige却比了个中指:“什么死亡率,也没见你死过。”
突然,craig感觉头发上痒痒地,摸了一下,结果立马看到一撮头发掉了下来。
“快出去玩!”craig把一丝不挂的kenny丢出房门,然后把橙色外套丢了出来。
kenny只能叹了口气。

篮球场上,stan、kyle、cartman三人玩着篮球,突然看见kenny跑了过去。
“嘿,dude,我能一起玩么?”
“当然,kenny,你之前去哪了?”stan问道,他们似乎有好一阵子没见到kenny了,却又好像没有多久。
“我只是去玩了一会。”kenny回答。
“是吗?那现在我们一起玩吧。”虽然stan心里还有些疑惑,不过四人很快玩了一起来,那点疑惑也抛到九霄云外。
这种情况大概维持了一周,情况没有想象的糟糕,只死了两次,也不是什么猎奇的死法。不过令kenny痛苦的是,即使死亡也无法组织性欲积累膨胀,而craig见到他却躲得远远地。
终于,难以忍受的kenny策划了一个报复craig的小小阴谋。
craig在家里,尽管这几天没有再sex过但头发依旧不断脱落,这让他很是烦恼。
“也许脱发和肾虚无关?不过到底是什么原因呢?”百思不得其解的craig决定喝口tweek送过来的咖啡提提神。
“啪”地一声,杯子掉落在地。不知道为什么,喝了咖啡以后craig只觉得浑身发烫,好像一只发情的豚鼠。
“感觉如何。”kenny突然从窗外爬进来,站在窗台上,邪笑着看着craig。
“你什么时候?”craig尽量维持冷静问道,尽管他的帐篷已经支了起来。
“你忘了,tweek家的咖啡原料是我家进口的么?”kenny无所谓道。他走上前,轻轻地抚摸着craig已经完全立起来的小伙伴。
在大战3小时以后,craig因为体力不支被送进地狱通道医院。
“不好意思,好像有点过火了。”kenny在病床旁边削着苹果,连忙向床上的男友道歉,而后者立马比了个中指。
“哦,该死!”craig感觉头上又痒了,他知道肯定又掉了一撮头发。“到底怎么回事?”
这时医生拿着体检报告过来,严肃地说:“问题很严重!”
“不是搞出艾滋了吧?好像是没带套。”kenny忍不住咋舌,而craig听到艾滋差点没从床上摔下去。
“艾滋?不,比那严重得多。请你做好心理准备。”
医生道:“事实上,长期竖中指是非常危险的,你必须戒掉。”
“what the hell?”craig懵了。
“没人告诉过你,长期竖中指会导致头发脱落么?”医生严厉地告诫道。
“这太扯了。”craig正想竖个中指,却被一只手按住。
“看来,和肾透支什么的没有关系啊。”kenny微笑着看着自己的男朋友。
“麻烦,说这句话的时候至少看着我的上半身。。。”

sp脑洞同人 super hero×sp cp暂无 渣新注意

in the 2025年,美国陷入有史以来金融危机。国家面临崩溃危机之际,一名科罗拉多州的胖子cartman发表了了啤酒馆演讲,成立了3k党,在大选中获得9成选票。
cartman将危机的源头归咎于犹太人和少数族裔,将他们送进了集中营。利用从犹太人家庭搜刮出来的黄金,cartman成功缓和危机,也使他获得了无上的威望。
趁此机会,cartman把自己从美国总统变成了美国元首。国会被解散,宪法遭到修改,美利坚合众国更名为美利坚第三帝国,一个独裁的帝国即将建立。
cartman的野心并非没有人察觉。原名为the coon friends的超级英雄团体向cartman发起了挑战。但cartman没有坐以待毙,他和混沌魔为首但超级反派们联手,双方爆发了一场大战。
最后,胜利的是c rtman,而超级英雄们则损失惨重。有的英雄转入地下活动,有的则失去希望而选择隐居,从此下落不明。

“stan,快来尝尝这个。”wendy将一盘热气腾腾的土豆饼搬上了餐桌。stan夹了一小块,塞入口中。“wendy,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这块土豆饼炸得真好。”他微笑着说。
“真的?那么希望等会在床上你不会全呕出来。”wendy和stan四目相对,两人间弥漫着异样的气氛。
“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这股气氛。“麻烦的人来了。”stan叹了口气,依依不舍地跑去开门。当他看清来人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hi,先生,你好。我是新任的税务官,我有点事来通知您。"一名长着小胡子,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的中年男人出现在门口,衣服上的红色“kkk”图案十分刺眼。说完他看了一眼stan的房间,最后目光停留在wendy身上,又随即挪开。
“税务官,我记得我们家这个月已经有按时缴税了吧、分文不缺。”stan盯着那名税务官,说道。
“oh,是的。不过我们最近在和意大利交战。为了国家,伟大的元首大人归定凡是jj长度长于3.4cm的男性都要额外为国捐点钱。顺便强调一下,元首的jj是34cm巨根。”
wendy在一旁听得一清二楚,没等stan回应,她就先怒气冲冲地喊:“这太蠢了!3.4cm以上的都要捐钱,那个死胖...”
“shut up,wendy!”stan急忙喝止住,免得她对元首出言不逊。
“那我可以开始量了么?”税务官掏出一捆卷尺。“请脱下您的裤子。”
“我交!不用量了”stan急忙摇头,这让税务官有点遗憾。“真的不用量么,也许你不用捐这笔钱呢。”
“捐多少?”
“50美元,谢谢。”
在这个年代,50美元不是笔小数字。不过stan还是老老实实凑够。
“给。”
拿到钱后那名税务官便走向了下一家。stan关上门,叹了口气,向房顶的方向说道:“不用躲了,神秘侠。”stan先前说的“麻烦的人来了,并不是指税务官。
一道灰色的身影从天花板上落下来,他全身被灰色的紧身衣笼罩,胸口有一个绿色的m字。不用说,正是神秘侠。
“我还以为你会对他说要量就舔我的蛋蛋吧,用你的舌头来量。”神秘侠用低沉的嗓音对stan说。
“这太gay了。”stan随意回答。
“一点也不gay!比起最好的朋友生死不明却无动于衷,这一点也不gay。”神秘侠提高了音量,语气中带着愤慨。
“我现在和wendy在一起,我很满意。”stan低下了头。
“你和女生在一起,很满意,然后就对最好的朋友不管不问?!很好,那你就不是gay,你是宇宙超级无敌gay!”
“你不明白,kenny。超级英雄游戏结束了。”stan直呼了神秘侠的真名。
“游戏?你把我们的奋斗称之为游戏?”kenny揪住了stan的领口,与他四目相对。片刻之后,kenny叹了口气,松开了手。“算了,我这次来是有笔生意,要你帮忙。”
stan摇了摇头:“我说了,我不会再当什么超级英雄。”
“不需要你当什么超级英雄。”kenny厌恶地看了一眼stan:“你只需要当一个哥特小娘炮。我要去一趟底特律,现在那里是哥特帮的地盘,他们那里不欢迎外人。为了保险起见,我需要一个曾经加入过哥特帮的人。报酬将会十分丰厚。”

wendy看着stan穿上了已经不太合身的哥特衣服,不禁有些担心。“stan,你确定这没问题么?”
“放心吧,wendy,我绝对不会做危险的事,再说我们现在确实缺钱。”stan全身都换上了哥特的打扮,他照了照镜子,记忆仿佛回到从前。